C号应战布署,亮剑中日军特种部队是真的

在电视连续剧《亮剑》中,日军特工队袭击八路军总部的惊险一幕已为国人所熟知:日军驻山西第一军特工队在队长山本一木大佐率领下,长途奔袭八路军总部,企图消灭八路军首脑;稍后,在其袭击下,八路军总部首长被迫撤离,以避其兵锋。然鲜为人知的是,《亮剑》这一幕在60多年前确曾发生过:1942年,日军第一军为完成其针对八路军总部和129师师部制定的“C号作战计划”作战任务,组建“特别挺进杀人队”,对八路军高级领导人进行刺杀。同《亮剑》中日军特工队的命运一样,日军“特别挺进杀人队”最终覆灭,其“C号作战计划”亦以失败而告终。

图片 1

图片 2

剧照

日军“特别挺进杀人队”

抗战时期,日军确实曾在中国战场上,投入过多支特种部队性质的部队。

1940年8月下旬,八路军总部在华北发动了历时4个月之久的百团大战。此役八路军共作战1824次,毙伤日军2万余人、伪军5000余人,俘日军280余人、伪军1.8万余人,拔除据点2900多个,破坏铁路470余公里、公路1500余公里。八路军取得如此战果,令侵华日军极为震惊,其在遭受惨重打击后纷纷惊呼“对华北应有再认识”。

《亮剑》里的山本一木“大和魂”突击队,就是以这支“益子挺进队”为原型的。

1941年新年伊始,日本大本营陆军部便在制定的对华作战计划中确定:竭尽一切手段,发挥综合作战能力,以维持占领区的“治安”。日本中国派遣军也把华北作为“彻底治安肃正”的重点。2月,冈村宁次就任日本华北方面军司令官,他发布命令:“必须在四个月内彻底消灭华北的共产党和八路军。”同时,陆相东条英机也宣称:日军要消灭一切华北不屈服的人,要在血海中建立“大东亚共荣圈”。

“益子挺进队”的具体番号,是日军第36师团第223步兵联队第9中队,因其中尉中队长的名字叫益子重雄,所以也被称为了“益子挺进队”。

随后,日军便集中兵力,反复“扫荡”共产党领导下的华北各敌后抗日根据地,其中尤以刘伯承、邓小平领导的八路军129师所在的太行、太岳、冀南等根据地为重点。日军对我敌后根据地实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甚至施放毒气和进行细菌战,制造“无人区”。在作战形式上,日军采取“多元的、综合措施”,以“扫荡”为主要作战形式,辅以“清乡”、“蚕食”、“治安强化运动”等。总之,为消灭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日力量,日军无所不用其极。

“益子挺进队”所采用的战术,是假扮成八路军,深入太行山腹地寻找八路军总部所在地,之后利用其所携带的电台呼叫来飞机,以空中轰炸配以地面突袭的方式,拖住八路军的总部机关。

对于日军的疯狂进攻,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日军民,在军事、政治、经济、思想文化各方面均予以坚决还击。华北敌后军民在极其艰苦的反“扫荡”、反“清乡”斗争中,创造了麻雀战、地道战、地雷战、武装工作队等极为有效的歼敌方法,极大地消耗和削弱了敌人,保存和积蓄了自己的力量。战后日本防卫厅战史室编写的《华北治安战》在论及1942年夏季日军“扫荡”前的形势时写道:“共军第18集团军军部及129
师仍盘踞于晋冀鲁豫边区的山西、河南、河北省境附近的山岳地带,屡次巧妙避开日军讨伐的锋芒,企图扩大其势力。”

针对所采用的战术,“益子挺进队”除在着装是完全假扮成了八路军,武器装备也是八路军化了的,既装备有如三八式步枪、掷弹筒等八路军也大量装备的日式武器,还装备有“快慢机”、“捷克式”等中国军队的常备武器。从武器装备上可以看出,“益子挺进队”的日军虽个个都是顶级精锐,但其武器装备并不是太先进。

太行山纵贯晋冀豫三省,其东西方向有正太铁路,东沿有南北贯通的平汉铁路,当时是日军的重要战略基地,也是八路军活动最为频繁的地方。鉴于此,认为是负责讨伐的第一军行动不力才屡次招致“扫荡”失败的冈村宁次,便责成第一军仔细研究八路军战法,革新战术,制定出切实可行的针对八路军总部和129
师的作战计划。

“益子挺进队”,不但是找到了八路军总部机关所在地,而且给八路军总部机关造成了重大损失。时任八路军总参谋长的左权将军,就是在此战中被日军飞机扔下的炸弹炸中殉国的。

日军第一军军长岩松义雄在七七事变时还是大佐级军官,他在八路军百团大战后便由第十五师团长提升为第一军军长。4年之间能升为独当一面的高级将领,岩松义雄自然有其出众之处。根据日军华北方面军的年度作战计划,岩松义雄在冈村宁次训示下,与幕僚绞尽脑汁,制定出了一个所谓“晋冀豫边区肃正作战计划”,即“C号作战计划”。

相关阅读:日军曾派特种部队暗杀彭德怀 行动错杀左权

岩松义雄的“C号作战计划”作战设想为:“预定5月15日作战开始,作战分3期进行。第1期消灭沁河河畔之共军;第2期消灭涉县北方地区之共军;第3期消灭涉县南方地区之共军。”很显然,其作战目标直指中共中央北方局、八路军总部和129师师部等统帅机关。

在太行山大峡谷,在太行山如刀般的十字岭崖石上,有鲜血刻下的一段岁月——1942年5月,那年5月,究竟发生了什么?

为此,岩松义雄还特地成立了两个专门搞暗杀、破坏行动的突击队“特别挺进杀人队”。挺进队接受的任务是:“深入敌后捕捉敌首脑,如不得手时也应搅乱敌指挥中枢、报告敌主力退却方向以及在敌人隐藏军需品之前发现其所在。”挺进队由第一军第三十六师团的两个联队各抽出一部组成,以中尉益子重雄和大川桃吉分任队长,在各个联队中各挑选百名士兵。益子队隶属第二二三联队,重点破坏八路军总部,刺杀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参谋长左权、野战政治部主任罗瑞卿等;大川队隶属第二二四联队,重点破坏八路军129
师师部,刺杀师长刘伯承、政委邓小平等。在进入根据地之前,岩松义雄还给挺进队队员大量发放了他印制的八路军首脑人物的照片和简历。

八路军总部面临日军3万多兵力的围追,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和前方指挥部参谋长左权分头突围,左权牺牲;而被围追的八路军总部后勤人员以及在山
西的北方局部分领导。

苍茫万里、连绵起伏的太行山上,一时间黑云密布,杀机四伏。

被日军追杀至十字岭,数千人牺牲或被捕。还有与八路军总部相邻的山西乡村铜家沟,也叫铜家岭,遭到日军残酷的大屠杀,3000多村民
或被枪杀,或被喷火枪烧死。

为确保“C号作战计划”的成功实施,日军华北方面军自1942年4月开始便相继对冀东、北岳和冀南地区展开“扫荡”,继而又于5月初出动3万余兵力对冀中抗日根据地展开了“铁壁合围”和拉网式“大扫荡”。日军企图以此作为其“扫荡”太岳区、消灭太行区八路军总部的烟幕。

这段历史由于种种原因,几乎没有详尽的记录。

就在彭德怀与左权等八路军领导人专注于冀中战局发展的时候,岩松义雄于5月14日率领第一军第三十六师团主力及第六十九师团一部共7000余人,在飞机的配合下,突然“扫荡”八路军129师386旅所在的太岳抗日根据地。紧接着,岩松义雄又秘密从各地抽调兵力,对八路军总部所在地太行区形成包围之势。

在太行山弯弯曲曲的褶皱里,不仅有长存在山里的抗日英烈遗骨,有刻骨铭心的八路军抗日故事,更有挥之不去、气冲云霄的抗战精神。

岩松义雄其时并不知道八路军总部已被围住。然在其对太岳根据地进行“扫荡”之前,益子挺进队便或身着便衣,或化装成八路军模样,夜行昼伏,先期潜至根据地内。此时,日军挺进队利用先进的电讯情报技术,发现了包围圈中八路军总部这个密集向外发送电话、电报讯号的中心,以为是129师首脑机关,便报告了岩松义雄。岩松义雄收到情报后急命日军各部收缩包围圈。

这些年,我不止
一次地沿着太行山的山脊去寻找,希望从曾参与战斗的老八路和当地幸存的老乡那里重拾八路军抗战史中一时被岁月遗忘的篇章,永远大写在我军辉煌的军史上。

由于日军对整个作战采取了严格的保密措施,他们自带数日粮秣,不生火做饭;自带雨衣行囊,不宿村住店,因此,八路军总部并没能提前得到消息。及至5月23日日军完成包围后,我军方得知处境的险恶,遂连夜召开紧急会议,部署迎敌的策略。

图片 3

当时,八路军总部除一个特务团外,没有更多的作战部队。面对大举“扫荡”的日军,彭德怀和左权要求八路军总部及北方局各单位立即行动起来,加强警戒,做好反“扫荡”的战斗准备。随后,针对日军的作战企图,根据敌我双方的实际情况,彭德怀和左权果断决定:总部各机关分散突围跳出日军的合击圈,向东转移,必要时可转入“敌后之敌后”的冀西一带。

左权

24日夜,八路军总部机关乘黑行动,准备通过敌人火力较弱的偏城东据点,往河北、山西交界的山区进发。由于机关庞大、后勤部队携带物资过多,行动迟缓,又未按原计划分路行进,结果一夜只走了20多里路,到达十字岭后暂时驻营休息。当时八路军总部、北方局机关和特务团1万多人,上千匹牲口,都挤在十字岭一线的狭长地带。25日拂晓,日军主力1万多人突然从两翼包抄十字岭。

形势危急。彭德怀、左权立即召开了一个简短会议,果断决定分路突围、各自为战。左权坚决要求由自己担任掩护和断后,并带领总直机关、北方局机关及北方局党校突围的重任。于是彭德怀率部向西北,罗瑞卿率部向东南,总后勤部长杨立三率部向北,各路人马立即展开行动。

1939年到1941年年底,彭德怀率领八路军以游击战多变的战略战术,不仅摧毁了日军后方弹药和粮食库,痛击了在华北的日军,还调动了日军在
南方的部队。

分路突围开始后,左权便令作战科科长王政柱陪同彭德怀在警卫连的掩护下先行向北突围。左权叮嘱王政柱和警卫连长唐万成一定要把彭德怀护送出包围圈,因为这不仅关系彭德怀个人的安全,也关系到总部的命运,关系到根据地的建设。随后,在警卫连的拼死护卫下,彭德怀顺利突围。罗瑞卿、杨立三率部突围后,虽亦遭到日军的合击,机关人员有一定的伤亡,但两人最终也安全脱险。唯独左权这一路,由于承担着为大部队掩护和断后的艰巨任务,伤亡较大。

单说1941年11月彭德怀指挥的一次战斗,第129师385旅在反敌作战中,收复了山西黍城县城。八路军总部特务团和第129师的一部分兵
力相互配合,打掉了日军对太行山辽县、涉县多个地区的围剿,消灭日军1380多人。

当时,日军在发现我军有从十字岭突围的意图后,便加强兵力进行堵截,并派出飞机侦察、袭击。八路军后卫部队在左权率领下,与日军展开激战。至25日下午4时,总部直属机关大部分已经冲出了包围圈,但左权仍然不顾个人安危,站在一个山坡上指挥剩余人员疏散。

然而,这个时候,彭德怀并没有对胜利感到兴奋。他在1941年底,多次提到日军已经在秘密调兵,虽说减轻了南方抗日作战的压力,但日军一定在部署更大的阴谋。彭德怀提醒八路军所在部队做好应对的准备,在太行山与日军打山地游击战。

此时,日军所有的炮口都对准了十字岭,其飞机也在不停地向八路军突围队伍投弹、扫射。我军在左权的指挥下,且战且退,已冲至距十字岭顶峰十几米处的山垭口。然而,谁也未曾想到,就在即将翻过山垭口进入安全地带的时候,几发炮弹袭来,爆炸后弹片击中了左权的头部,一代抗日名将就此走完了他37年短暂而光辉的人生历程。

正如彭德怀预测的那样,1941年4月,冈村宁次被特别授予大将军衔,并被天皇钦点出任侵华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是从旅师团指挥官提
拔的,是一个善于用心指挥作战的家伙。

在日军的这次大“扫荡”中,八路军总部和北方局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大损失:除左权壮烈牺牲外,总部司令部通信科科长海凤阁、野战政治部组织部科长李文楷、锄奸部科长李月波、北方局调查研究室主任张衡宇、新华社华北分社社长何云等,也都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另外,北方局秘书长张友清、总部后勤部政治部主任谢翰文、军工部政委孙开楚等人在突围中被俘。

而且,他在华多年,精通中国地理和文化。这次日军把冈村宁次直接从武汉和长沙战区调回北平,最大企图就是尽早消灭八
路军。日军资料显示,当时,日军华北方面军兵力共24.5万名,马匹5.2万头,重炮740门,汽车8000辆。这是日本当时在中国规模最大的一支侵略
军。

看到自己精心制定的“C号作战计划”刚实施便取得如此“重大战果”,岩松义雄欣喜若狂。稍后,冈村宁次也对岩松义雄予以嘉奖。一时间,岩松义雄好不威风,更觉取彭等人首级皆非难事。

冈村宁次特别找来彭德怀的相关资料研究,认为彭德怀是真正的山地作战专家,特别善于打山地游击战,分散部署八路军兵力,几平方公里见不着人,跟
彭作战绝不能强打硬拼。

左权牺牲后,八路军总部吸取经验,采取“居无定处,行无定向”的战略战术,灵活而主动地牵着敌人主力在大山深处兜圈子,使日军逐渐疲惫不堪但却找不到我军主力,更无从对彭德怀等八路军总部首长下手。鉴于此,岩松义雄认为“C号作战计划”的第2期作战任务已无完成的可能,便决定实施第3期“C号作战计划”。岩松义雄这次一改“围剿”八路军总部时的作战方略,代之以大川挺进队的刺杀为主,大部队“围剿”为辅的策略。

冈村宁次到太原和长治实地考察时,与负责山西作战的第1军司令长官岩松义雄密谋,连续制定了5份对八路军的作战方案,冈村宁次都不
满意。

在这之前,化装成商人、难民和学生潜入八路军根据地的日军特务,以及换上八路军军服、背上挎包的大川挺进队队员,已在根据地内猖獗活动,四处刺探八路军情报,伺机刺杀八路军129师高级领导人。

其中,有一份是更大的作战计划,那就是5号作战计划,由冈村宁次指挥在华北的20万军队直接攻击延安,消灭中共指挥机关。但冈村宁次觉得这项计划难
度太大,又不是他来华北作战的最大意图,方才作罢。

日军的行动并没有逃过八路军129师情报人员的眼睛,八路军的侦察部队早已对日军的刺杀计划有所耳闻,并及时对敌特的动向进行了跟踪:

冈村细细琢磨着他和八路军已打过的数年交道,他有强于八路军几十倍的兵力,但与彭德怀指挥的擅长山地作战的八路军相比,还是感到心虚。虽说八路军当时只有4万人,但有3个师在不同山地之间,冈村宁次害怕他的20万人被八路军切断分块消灭,所以不敢正面进攻。

1942年5月上旬,129师参谋长李达就将日军最近的活动规律向师长刘伯承做了报告:“我特工人员获悉日寇今日会发动一场‘驻晋日军总攻击’,估计比春季‘扫荡’的人数还要多。此外,敌人还派出大批特工人员,潜入我根据地刺探情报,谋杀师长您和邓政委,两支别动队还扮成八路军进入太行山。”

于是,深感八路军总部和八路军的主力部队是最大威胁的冈村宁次,制定了一次暗杀彭德怀和八路军总部指挥员的绝密行动——“C号作战计划”。

10日,刘伯承得到太行第1军分区于5月2日发出的一份报告:据敌工站2日报,1、敌北支派遣军饭诏守中将拟于5月份“扫荡”太岳区,闻正调集兵力。“扫荡”之敌主要进攻目标为武安、涉县、辽县、武乡、邢台、沙河等地区。2、敌方已将情报员派往我军方向,调查我是否有进攻破坏正太路之目的。余情正详查中。……

关于这份“C号作战计划”,我们以前知道的很少。笔者这里有一份前不久的发现:在日本印制于1945年的一份内部报纸中,披露了仅少数人了解的
那个秘密:1941年4月,冈村宁次接任日军华北方面军总司令后,精心制定了称之为“C号”的秘密作战计划。

刘伯承看着一分区的报告,说:“情况的确是很紧急了。敌工站的同志作了贡献。只是有一点,这个情报是5月2日发出来的,已经晚了几天!这说明传递情报很困难。如果敌人提前行动,我们就被动了。不能等了,要很快拟一个准备反‘扫荡’的通知。”。

计划交由中将岩松义雄执行,战略目标只有一
个,启用隐蔽在太行山八路军总部的日军特工,成立“益子挺进队”化装八路军官兵深入村庄山区,寻找八路军总部的位置,同时,派出多个联队、大队和41师团
等3万多人围剿太行山八路军总部,不惜一切代价刺杀彭德怀。

12日,129师正式向所属各部队下达了反“扫荡”命令。命令刚发出去两天,日军即以三十六师团、四十一师团和第六混成旅团的8个大队共约7000人向太岳南部根据地开始了大规模的军事“扫荡”。而129师反“扫荡”命令发出时,邓小平正在前往中条山的路上,他因此做了必要的准备。日军的这次暗算无形中被八路军情报人员和刘伯承所化解。

图片 4

不久,129师师部进驻太行山腹地涉县会理村的消息为敌特获悉,日军大川挺进队便扮作八路军模样,悄悄向会理村开来。与此同时,岩松义雄也积极部署日军主力部队对129师师部的合围。

23日,129师师部收到第五军分区的报告:“小曲发现穿皮鞋、灰衣服的敌探100余,有向王堡、会理前进模样。”当时,在129师师部担任守卫的仅有一个加强特务连,其余都是机关文员,基本上不能形成多大的战斗力。身陷险境的刘伯承和李达立即决定分头准备转移,到固新宿营。在转移时,面对狡猾、猖狂的日军,129师在刘伯承的指示下也采取了严密的保密措施:凡有关军事秘密和129师行动与驻地,一律不准在电话上明述,以防被敌探截取。

冈村宁次和岩松义雄费尽心机,经过1个多月的研究准备,在“C号作战计划”中,制定了围剿八路军总部的时间表。冈村宁次是个中国通,不仅对山区
有了解,更注重气象气候。

师部刚刚在固新落脚,侦察人员就报告说:师部转移之后仅仅3个小时,即有一股伪装成所谓“新六旅”的日军独立支队,到129师师部原来的驻地。他们抓到老百姓,就问刘伯承到哪里去了。这支“独立支队”,便是专门执行刺杀任务的“大川挺进队”。

关于何时进攻八路军总部,他在原计划上推迟了两个月,看太行山天气而定,便于进山作战。从4月10日开始,冈村宁次让手下开始散
布假消息,以便声东击西。这时他先以万余兵力进攻冀东,再以万余兵力“扫荡”冀南。

后来天津出版的《东亚新报》曾刊载了一篇“大川挺进队”参加太行山5月份“扫荡”的文章。文章写道:“大川挺进队,5月20日由基地出发,攀登悬崖,走过山沟,到浊漳河岸之王曲附近时,开始遭遇了三个农会会员。他们把挺进队误认为八路军,于是很不费难渡过了漳河,……翌日,太阳下山时,进入宋家庄,八路军正在做饭吃。我们在身入这样的大敌之中,也只以新编六旅的队伍而逃脱。队员们都是以刘伯承之首级为目的。可是异常兴奋的队员的希望,都被奇袭王堡之时,人家刚刚离出扑了个空而打消了。在那天又去王堡,进入东面的大山中追赶刘伯承。后来据俘虏说,刘伯承逃往西山去了。队员甚为惋惜的踏着石子跑到偏城与友军会合去了。”

对于这种态势,彭德怀感到很突然。在收集作战情报后,把一些主力部队外移,他所在的八路军总部几乎没有什么作战部队,留在身边的警卫营也只是一个叫法,其实没有一个营,还有一些警卫人员还担负着八路军后勤的保卫工作。

其实,刘伯承的129师师部仅仅离开会理村不到3个小时。如果当时刘伯承稍有犹豫或是动作迟缓一点,师部首脑机关就会遭受毁灭性的打击,他本人也很有可能在日军“C号作战计划”中遭遇不测。

5月1日,日军以5万余兵力对冀中区实施大规模进攻。冈村宁次在石门开设指挥所,亲自坐镇指挥。岩松义雄从36师团挑选了两个联队,
亲自组成两支“挺进杀人队”。

岩松义雄见刺杀不成,便故伎重施:他企图先以重兵“扫荡”敌后根据地,然后以“铁壁合围”方式将129师师部团团围困,进而一举歼灭。岩松义雄冀望能以此来给其“C号作战计划”第3期作战任务,即消灭八路军129师的任务,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冈村宁次认为名字不好听,便改为“益子挺进队”,中尉益子重雄和大川桃吉分别任队长,各选百名士兵,化装成八路军,深入太行
山的一些村庄,打听八路军总部住址和第129师所在地。

敌众我寡,根据八路军总部突围的经验,刘伯承毅然决定将师部直属队分成前后两个梯队,来跳出日军的包围圈。为免于突围行动时挤在一起,刘伯承还将两个梯队成梯次进行配备。

“益子挺进队”的两支队伍也有分工:益子重雄一队一旦获得八路军总部位置,便刺杀彭德怀和左权等八路军总部指挥员;而大川桃吉一队,主要针对第
129师的指挥员,刺杀刘伯承和邓小平等。

6月8日,129师师部开始转移。刘伯承带领大家不走大路,专走小路,夜行晓宿,在山沟中转悠两天后,于10日中午便到了地势险要、沟壑纵横的张汉村。但意想不到的是,从张汉村往后的道路越来越难走。当时部队行动所走羊肠小道地图上没有标,只能靠看星星辨别方向。一路上既不能点火,也不能开手电筒,行军非常艰难。鉴于此,李达建议原地休息,天亮再走。刘伯承考虑到可能会遭日军偷袭,便跟李达商量后带领部队稍作休息后于11日中午返回张汉村。

冈村宁次还调动了特别情报部,除组织了特务工作队、从日本调入杀手、启动特高课专门收集情报外,还秘密抓捕了一
些青年学生和农村女青年,在给予大量金钱的收买下,培训了一批特务,配属于各作战部队,选择时机打入八路军总部。

正当大家以为在张汉村可以松口气休息一会儿的时候,警卫部队侦察发现:不远的地方,有一小股敌人正在搜山。刘伯承马上命令部队避开敌人,钻入杨家山。

曾任八路军总部保卫部长的杨奇清,就经历过多起日军潜伏特务和日军派遣特务到八路军总部刺杀彭德怀的事件。在《杨奇清传》一书中,他讲述了自己亲自处理的一个案件。

部队刚翻上一道山梁,便发现杨家山已被敌人占领。刘伯承经过观察后发现,只有西北方向的一条羊肠小道可以避开敌人的搜索。他看了看地图,对几个尚在犹豫的参谋说:“俄军统帅苏沃洛夫有一句名言:‘凡是鹿能走的地方,人就能通过。’他在1799年就曾经率领一支大军,从人迹罕至的地方翻过了阿尔卑斯山,救出了被困在瑞士的俄军,创造了一个奇迹。我想,凡是羊能通过的地方,我们也能通过。鬼子自然不知道有这条路。我们就走这条路吧。”众人听后皆赞成刘伯承的意见,于是,大家便跟着刘伯承开始顺着小道往前走。

八路军总部02号首长的警卫员小王,在日军围剿彭德怀的那段日子,突然被枪打中太阳穴死去,保卫部很紧张,以为是特务干的,但经过侦查发现是小
王开枪自杀的。

部队刚登上一个小山岗,就见对面山坡上有一支队伍朝着他们走过来。开始,刘伯承还以为是掉队的警卫部队赶上来了,便带领师部向他们靠拢。待走到双方只有几十米的距离时,刘伯承猛然发现对面来的竟是日军部队!急中生智,刘伯承带领129
师前梯队悄悄地钻入了另一道山沟而没被日军发觉。就这样,刘伯承又一次以其聪明机智,脱离了危险。

根据线索追查,抓住了小王的恋人小梅,最终确认:小梅是山西的一个村民,村子被日军烧杀后,她被日军用金钱收买,并被带入特高课专门受训。

后来,刘伯承在回想起这段经历时还感慨地说:“好险啊,差一点让鬼子‘抉剔’掉,去见马克思了。刚才跟鬼子打照面的时候,连他们的胡子我都看清楚了。这个‘抉剔扫荡’啊,可以使敌我杂处,煮一锅饭敌我都吃,走一路敌我相混,可谓是极复杂、极残酷、极机动的斗争了。”

在执行“C号作战计划”中,小梅受命接近02号首长警卫员小王,诱骗小王枪杀彭德怀。但是,小王对彭德怀有深厚的感情,他没有对彭德怀下手,而是以自杀的
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保卫部查出了小梅是日军派遣来刺杀彭德怀的特务,立即执行了枪决。

日军费劲周折的“扫荡”未能消灭八路军主力部队,其寄予厚望的“特别挺进杀人队”也没能成功刺杀彭德怀、刘伯承、邓小平等八路军首长,岩松义雄不禁对其绞尽脑汁制定出来的“C号作战计划”感到失望。恼羞成怒的日军也在屡屡失手之后把屠刀对准了无辜的平民百姓,他们开始疯狂屠杀根据地军民。当黎城县被日军攻占后,被抓被杀的无辜群众多达700余人,事后仅城关的水井内就打捞出了173具尸体。日军惨无人道的暴行,激起了根据地军民的更大愤慨,八路军的游击部队和广大民兵紧密配合,采取灵活多样的战斗方式,与日军展开坚决而艰苦的斗争。

冈村宁次本人就是间谍出身,在中国东北一直搞情报工作,发展了不少在中国的日本特务,还领导着一批日军间谍。此次,为了刺杀彭德怀,他专门启用
多名特工在武乡一带活动,利用电台向长治机场发送有关八路军总部的情报。

针对敌人“扫荡”中对我根据地的蚕食,八路军在野战政治部的统一安排下,组织了大量的武装工作队,深入敌占区和游击区,展开了强大的政治宣传攻势,铲除敌特,镇压汉奸,进一步坚定了人民群众抗战必胜的信心,也瓦解和涣散了敌人特别是伪军伪职人员的斗志。八路军首脑机关则采取“居无定处,行无定向”的战略战术,在灵活而主动地牵着敌人主力在大山深处兜圈子的同时,指挥太行、太岳部队的千军万马跳到外线,以雷霆万钧之势向敌人后方的据点、仓库、补给线和交通干线,发动了全面的反攻,1942年5月30日,八路军129师新1旅1团在副旅长黄新友的指挥下,对日军的潞城机场进行了一次较大规模的袭击,烧毁3架敌机和10数辆军车,大大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

岩松义雄还从日军精锐部队第36师团挑选了两个联队的士兵,让他们身穿八路军军
服,全副武装,携带电台和信鸽,在夜间秘密寻找八路军总部位置,并派遣日军两名职业杀手,加入八路军队伍,寻机刺杀彭德怀。

在太行山军民内外两线作战的夹击下,来势汹汹的日军的“扫荡”被成功粉碎。稍后,曾被岩松义雄寄予厚望的“特别挺进杀人队”,也在129师的一次突然袭击下土崩瓦解。至此,日军第一军精心准备数月之久的“C号作战计划”,在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之后,宣告寿终正寝。

日军对“C号作战计划”严格保密,人马自带数日干粮,不许野外点火做饭;自带雨衣行囊,不许宿住村民家中,以掩饰真实身份。

学习历史、正史,了解野史,趣史,就上有态度的历史网:中国历史吧-www.historyba.com

这期间,八路军总部机要电台也曾收到异常电台信号。外围情报显示,有一股日军朝八路军总部围来,彭德怀一边指挥前线部队作战,一边着手组织八路
军总部以及后勤部人员开始分散转移。

1942年5月24日夜,北方局总部机关、野战政治部、后勤部、党校、报社2000余人,根据总部命令,分路继续向麻
田以东隐蔽转移。由于机关庞大,还有许多妇女和老人,后勤部队携带物资过多,在崎岖狭窄的山路上摸黑行动动作迟缓,未按原计划分路进行,一夜只走了10多
公里。

这个时候,在太行山十字岭的山沟里,日军特工用电台向长治机场发密电,向冈村宁次报告了八路军总部以及后勤部的位置。25日天不亮,八路军总部和北方局机关,还有特务团差不多有万余人,遭遇日军正规部队追杀,一路被赶到麻田东北部的南艾铺、窑门口、偏城地区。

彭德怀感到敌情突变,形势对八路军总部以及所属各部人员非常不利,立即下令疏散部队,分头突围。村外山沟,从长治起飞的3架日军九七式KI-30轰炸机带着轰鸣俯冲而来,随着一阵阵的爆炸声,各处火光大作。埋伏在十字岭山下的日军趁人们四下躲藏时冲了上来。

左权指挥身边的人边阻击边撤离,日军见状知道里面有八路军的“大官”,紧追不舍,再加上头上盘旋轰炸着的敌机,形势十分危急。左权命令战士卧倒隐蔽,想法躲进山林。这时,从南艾铺方向射来的一发炮弹在身旁炸开。一块弹片击中左权头部,左权牺牲在十字岭头,年仅37岁。

日军把相连的进山出山口封死,围困了八路军后勤人员和北方局等多方人员数千人。不少后勤人员,如文工团和新华社华北分社人员都没有枪,被日军用刺刀捅杀、机枪扫射。一些女同志为了不落入日军魔爪,愤而跳下悬崖。十字岭被鲜血染红。

彭德怀在日军围剿中受了伤,突围时,他身边只有少数的警卫员,最少时只有两个人。在一个破旧小村里,他把各处营救和突围出来的人员集中在一个麦场,含泪鼓励大家坚持下去,继续投入战斗。

八路军总部遭袭击后,毛泽东和朱德非常担心彭德怀的安全,多次发电希望他回到延安。但彭德怀经过认真思考后给延安回电,说自己愿意继续留在太行山,率领八路军与日军战斗下去,最终得到毛泽东的同意。

这个时候,八路军总部到底安在哪里?作战部门提了好几处地点,甚至提议离开山西,彭德怀都拒绝了,依旧返回了砖壁八路军总部指挥所住地。

他没有
走进自己的房间,而是穿过作战室,直奔后院左权副总参谋长的房间。在门前,彭德怀足足站立了5分钟,黙黙悼念牺牲的战友,并发誓一定要铲除“益子挺进
队”,为左权报仇!

当时,保卫部和延安派往八路军总部的情报人员,已挖除了一些混入八路军总部的内奸特务。彭德怀亲自指定总部特务团长欧致富精心挑选了30名指战员,由参谋处参谋刘满河负责,经过严格训练后,组成了一个暗杀日军“益子挺进队”的小队。

1942年腊月,八路军情报系统得知,春节时“益子挺进队”有一个小队要在祁县参加庆功会。左权牺牲后,“益子挺进队”把左权尸体拉出来拍照,并在日军报上登发,这让冈村宁次很是得意,多次赞扬岩松义雄。为此,岩松义雄重奖“益子挺进队”,并要专门为他们设宴庆功。

由于日伪频繁的“扫荡”,祁县的环境非常恶劣。县国民政府县长、独立营营长、公安局局长等先后叛变投靠日军,祁县的党政机关和交通站遭到破坏。

接受铲除“益子挺进队”的命令后,从延安来的情报人员林一把庆功宴的有关情报向祁县地下交通员刘秀峰通报。地下交通员摸清了宴会时间和地点后,通过山区小
道,把暗杀队员带进了城。

大年三十晚上,暗杀小队的刘满河化装成“益子挺进队”队员,带人进入大德兴饭庄。人员很快分散在饭庄各口,等候信号统一行动。“益子挺进队”的
队员们得到了一大笔钱,很是得意,进了饭庄就大吃大喝,喝多了就唱日本小调。

夜里10点钟,刘满河见敌人已经酩酊大醉,便猛地摔碎手中的酒杯,发出行动信
号。暗杀队员用匕首瞬间结果了这群鬼子的性命。第二天一早,长治城、祁县城、太原城张贴告示,以此警告冈村宁次和岩松义雄。

八路军这次反谍杀,给冈村宁次以极大的震动。他多日未眠,生怕哪天八路军会冲进来砍了他的头,赶紧让岩松义雄下令解散了“益子挺进队”。

彭德怀从1942年5月的低潮中走出,他所在的指挥所在不断运动中一直高效运转,这个时期八路军并没有泄气,反而总结了失败教训,激发了抗战到底的斗志,开辟了多个抗日敌后战场。从山西、河北、河南、山东等地不断向日军袭击,取得了以少胜多的战例。

彭德怀盘算着全中国抗战的大棋盘,他调动八路军多个作战师团,全面开展游击战,牵扯了日军在华北的近25万部队,而冈村宁次正准备往南调动这支
部队,却被八路军死死地缠在太行山区,这让冈村宁次非常头疼。

冈村宁次面对彭德怀的山地作战,多次感叹道:“彭德怀是真正的山地作战专家,没想到我的20
多万人马,被太行山拦住了,被八路军拦住了。”

我在太行山寻找八路军抗战的战场遗址,寻找发生在太行山的一个个遗落的故事。我明白了,在中国的整个抗日战场,八路军在敌后完成的是抗日的一个特殊使命,否则抗日战争将更难打、更艰难。

今天,我重走太行山,站在十字岭山坡,深深缅怀左权,缅怀牺牲的八路军战士。当我再次走进八路军总部砖壁遗址时,深深地敬重彭德怀,铭记八路军那种誓死抗日的精神。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